我曾無數次的在你的懷裏低回婉轉的問,我到底,算是你的誰?每每那個時刻,你會緩緩的將我從懷裏推開,然後用持續的慢動作燃起一根煙,吞雲吐霧。沉默在我們之間仿佛沒有止境的徘徊,一直到將煙燃盡,然後再點起一根煙。

kellen6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